搜索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电子邮件 | 通行证:

好医生首页 > 好医生学术期刊中心 > 医药经理人 > 医药经理人-2010-6

风云再起

时间:2010年08月10日14:46 来源:医药经理人

文|谭勇

 

问题始终是问题,任何不及时的或者不恰当的应对策略都等于慢性自杀。

 

今年“两会”期间,部分医药界的代表委员们还在暗自庆幸,房价和教改等话题盖住了“药价”话题,似乎躲过了舆论对医药企业和医院的一片责难声。

 

但很快,医药企业和行政主管机构开始手忙脚乱。在基本药物招标过程中,价格要么被挤标者压得过低,极端者只有生产成本价的1/8;要么被操纵得过高,中标价是之前基层医院自行采购的5倍。要命的是这一高一低并非个案,而成典型。

 

“芦笋片”事件仅仅是将这个行业的惯性规则从业内的心照不宣变成了整个社会的真相大白。现在媒体开始广泛关注新医改实施一年来的进展,而最实际的就是老百姓自己看病花的钱是否比以前更少了。

 

医改逐渐走进深水区,尽管发改委、卫生部、商务部接连动刀,但你几乎可以闭着眼睛讲这些措施无济于事。跟医院有特殊关系的一群人或企业照样可以把各种产品带进医院,他们可以操纵招投标,他们可以让处方医生开你的药,他们还可以让你的药品进地方医保。

 

如果你把所有的仇恨都放到这群人身上,又是大错特错。医改越是往前走,所暴露的一定是更多的权力寻租。

 

在“山东海王”事件中,商务部介入调查的重点是,是否涉及政府行政命令下的越位操作和企业间不公平竞争。虽然多家企业“联名上书”,但他们面临的最大尴尬是,虽然深知有政府干预,但许多地方政府都是“口头”要求各地卫生局和医院优先选择山东海王,没有公开发布文件或会议纪要;而且都是各地医院与山东海王签署的协议,看起来像是市场行为,难以真正找到政府的行为,所看到的不过是政府的影子。

 

再看基本药物零差价制度的代价,它不但难以实现降低药品价格的政策意图,还直接扭曲了基层医疗机构的药品购销行为,使盛行于二三级医院的商业贿赂行为,蔓延到了基层医疗机构(乡镇卫生院和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今年1~3月在浙江、福建、北京、湖南和湖北等地的实地调研显示,基本药物政府招标价格中,包含了60%的给医院或医生个人的返点和回扣空间。

 

现在,在描述一家医药企业的竞争力时,已经在企业产品线、营销能力之上加进了重要的第三条—企业的政府事务能力,是否有能力在政府招标或与政府沟通中要价。

 

一位国内教父级企业家曾经说:“我把70%的时间用在了企业的外部环境上。”而对于医药企业的发展,70%的影响来自政策。

 

该办的事不办,该速办的事拖着不办,权力寻租由此泛滥。它带来的不仅是公共官员的腐败,更是社会总福利的损失。

 

医药行业的权力寻租不仅加剧了资源配置的失灵,更扰乱了市场经济秩序,导致权力经济、腐败经济的衍生,市场经济自我调节的功能被弱化,而利益集团则通过贿赂权力等方式来实现利益最大化,给整个经济结构带来毁灭性破坏,导致整个行业腐败蔓延、效率低下。

 

公共选择理论的代表人物布坎南有一句见底的论断,“寻租从总体上看没有配置价值,是一种纯粹的社会浪费。”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欢迎加盟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北京健康在线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0-2009 好医生网站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7626

教育部教职成司函[2005]8号 卫生部卫网核总第16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04-0026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书京ICP证040426号

免费服务热线: 8008105790 服务信箱: webmaster@haoyisheng.com.cn